做市商

开创中国新兴市场衍生金融产品 期权做市商交易

字号+ 作者:期权 来源:期权交易 2016-10-21 15:00

  ——访美国先进金融技术公司(AeFT)总裁刘冶民
 
“你可能觉得奇怪,我是如何转换这么多角色,其实我每一个阶段的成长都渴望追求创新:学习新的东西、开创新的领域。虽然这个过程不一定都顺利,也会遭遇困境,但我从不放弃追逐,因为我人生最大的满足就是要做事业的开创者,而不是守业者。”他坦率地告诉记者,“而选择到中国来也主要是出于这种想法,我希望把我过去开创新兴市场衍生金融产品的经验带给中国。”
 
  不停地“跳槽”
 
  其实刘冶民一开始并没有想法走入金融界,同那个时代的很多台湾年轻人一样,王永庆是他的楷模,考台湾大学的化工系,然后到美国名校攻读更高学位是理想。但到了美国读完硕士博士之后,却发现美国很多年轻人毕业后多数都要挤着要去华尔街工作,刘冶民预料到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转变:金融服务业将取代传统的制造业引领世界经济潮流。而那时华尔街也正需要许多有工程背景的学生做金融工程模型,他认为这是个机会,凭借良好的数理背景在宾州大学读了双学位(计算机和MBA)之后,进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获得了华尔街的“入门证”,在该公司接受了9个月的专业培训工作,3年后,又转到汉华(Chemical Bank)从事和期权交易,在短时间内迅速成为华尔街举足轻重的期权做市商资深交易员。
 
  “支持我转换职业角色的想法是:一心想学,有什么好机会,即使钱不多,也想努力去学。在这种职业理念的指导下,不久我去了一家华尔街交易量排名第一的保险公司(Equitable Life),负责整个公司的衍生品交易。在那里学的最多,为什么呢?因为是买方业务,各个卖方投行机构都要抢着和我们做生意,因此他们会耐心地教授。” 刘冶民很有体会地谈道。
 
  而当他的事业步入“佳境”时,一个机会又来了。1992年初,瑞银总部特别希望寻求亚洲人背景的衍生品专家去开拓新兴市场的业务。当时华人在华尔街任职的不多,他们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他,那个时候他的长女刚出世,也正要搬家——从纽约市搬到郊区,对亚洲也比较好奇,妻子也比较赞同,于是就搬到了新加坡。这里确实给他打开了职业发展的新世界:早期在华尔街学的到这里对当地人来说都是新的,整个市场十分饥渴。
 
  “我们开创了东南亚地区很多的衍生产品创新,如做了第一笔500万对菲律宾币的SAFE交易(Standard Agreement for Exchange ,NDF的前身);引入了将存款和期权挂钩的结构性产品(目前很多产品的前身);在大通银行创建了亚洲第一笔大额外债保值业务,将全球美元对波动性曲线从6年延伸到15年;同时还帮助各地央行组织当地商行的衍生产品培训。” 刘冶民兴奋地说道。
 
  这块火红的业务后来被大通银行收购了,刘冶民也就去了香港担任董事总经理,成为亚太区的总裁,而当时的不少客户也跟随而至。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所载文章涉嫌侵权,应该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证明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清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 从法律上明确期货公司作为金融机构的地位

    2016-10-21 15:03

  • 立法应尽量引导期货公司或市场的其他参与者

    2016-10-21 15:03

  • 金融期货的推出将加快期货公司的两极分化

    2016-10-21 14:59

  • 我国金融衍生品交易所正在积极筹备当中

    2016-10-21 14:59

  • 金融机构在金融衍生品业务创新服务上应做好准备

    2016-10-21 14:58

  • 中国期货期权市场的管理、机遇与挑战

    2016-10-21 14:56

  • CME寻找内地银行做人民币衍生品的做市商

    2016-10-21 14:53

  • 高速交易通道成为中资躲开国际游资觊觎的必由之路

    2016-10-21 14:52